当前位置:MOTO游戏站_首页情感掮客是什么意思(苏荣掮客可随时叫来一桌厅官)
掮客是什么意思(苏荣掮客可随时叫来一桌厅官)
2023-01-20

今天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一桩“小吏酿大害”的事。江西省贵溪市委宣传部原四级主任科员朱英福18年间非法获取利益1500余万元,当地85名党员干部涉案。

一个四级主任科员,又如何能涉及局长、副局长跑官要官、买官卖官?

初核结果表明,朱英福利用长期在领导身边采访报道、随领导出席各种场合等机会,刻意接触贵溪市委少数领导,包装成与领导有特殊关系,树立起实力强、靠山硬、关系广的形象,乘势扩大影响力,并利用影响力插手乡村干部选用,被称为“地下组织部长”。

调查发现,朱英福大肆染指选人用人,他打招呼推荐的科级干部达60余人次。《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披露,2012年,贵溪市拟提拔1名副局长,贵溪市委分管领导和该单位党组织主要负责人推荐群众口碑较好的一位干部,而朱英福插手干预,让圈内朋友顺利“上位”。2013年,某干部经贵溪市委集体研究拟任某局局长,因其非自己圈内人员,朱英福向相关领导刻意诋毁该干部的能力,终止了该干部的任职。朱英福被查后,鹰潭市23名县级干部、16名科级干部主动交代问题。纪检部门分类处置涉案党员干部85人,其中有不少涉及到跑官要官、买官卖官问题。

苏荣身边的记者可随时叫来一桌厅官

近年曝光的官场腐败案,不少都有“政治掮客”的身影。如当年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中的女商人丁书苗,原本籍籍无名,靠攀上刘志军而飞黄腾达,成为了刘在铁路系统的代理人。

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落马后,一个隐秘的权力掮客群体也浮出水面。其中《中国经济时报》江西记者站原站长郭海,利用长期在苏荣身边采访报道的机会,一步步成为“政治掮客”。

据媒体报道,郭海与苏荣的关系超过了正常省级党报“跟书记”的记者。苏荣到地方调研工作时,郭海都会陪同。《苏荣案警示录》称,郭海和苏荣妻子于丽芳熟稔后,经常插手人事安排,被称为“地下组织部长”。在苏荣主政江西时,只要郭海打一个电话,随便可以叫一桌厅级干部坐在一起吃饭。苏荣在任时,郭海办公的聆江花园弄得跟会所一样,经常高朋满座,往来各色人物,苏荣的妻子偶尔也会光临。

位子不高,能量很大的“政治掮客”

掮客本是商品社会的产物,即在买家和卖家之间牵线搭桥、沟通信息的中介。而“政治掮客”则是利用人脉关系,游走于官场和政商之间,为权力的暗箱操作及权钱交易提供方便。“政治掮客”之所以能力很大,凭借的并非其身居高位,而是他背后的人脉和资源。

秦光荣主政云南时期,苏洪波凭借秦光荣“密友”的身份,成了不少省内领导干部巴结、追捧的“老佛爷”。通过秦光荣等打招呼,苏洪波违规获取工程建设项目;向重点资源领域等推荐、安插干部,获取这些领域的工程建设项目等,在云南攫取巨额经济利益。有一次去苏洪波喝多了,还扇了一个副省级领导一巴掌,说:“你给我滚远一点。”苏洪波之所以能如此嚣张地把一群地方官员玩弄于股掌之间,固然有他善于为自己打造“手眼通天”的人设的原因,但更大的问题,在于那些被他“唬”住了的人被追名逐利的欲望蒙住了心,甘愿拜倒在“政治掮客”的脚下。

苏洪波

有些“政治掮客”的隐藏实力不容小觑。比如孙小果继父李桥忠,虽然只是昆明市一名区级城管局局长,却能使20年前被判处死刑的孙小果离奇“复活”,靠的就是他在官场中的长袖善舞。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中,时任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天鸣指出,李桥忠这个人尽管官不大,但他通过绕,我认识你,你认识他,他认识他,最后绕到决策者那里。比如孙小果案立案时,他打听到时任立案庭庭长田波曾经和自己在同一个部队当过兵,就辗转托战友约田波吃饭,给田波送了10万元。审判环节,李桥忠又辗转联络,通过不止一个人和时任云南省高院院长赵仕杰打了招呼,最终将孙小果由死缓变成了有期徒刑20年。

“政治掮客”为何可以横行?

“政治掮客”之所以有市场,与当地政治生态中的山头主义、帮派现象横行有很大关系。警示教育片《政治掮客苏洪波》指出,苏洪波谋财,白恩培、秦国荣之流谋求政治资本和自身利益,与苏洪波形成共鸣。其他云南官员为了走入“政治中心”,攀高枝、乘风而上、求政治安全,必然会走入苏洪波的“圈子”。进不了这个“圈子”的官员很难得到重用,而善于投机攀附的人却平步青云,导致云南用人导向被严重扭曲。秦光荣在其忏悔录中,承认了自己违背党的组织路线,拿组织原则作交易,导致选人用人不良风气盛行的恶果,承认了自己想通过苏洪波攀高枝,谋取更高职位的愿望。在秦光荣的恶劣影响下,不少官员选择了对其“攀附”。也正是这些“攀附”在秦光荣身上的问题官员,将当地官场风气弄得浑浊腐败。

而介于苏荣家族与利益寻租者间的掮客,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位记者之外,还有苏荣曾经的下属,苏荣儿子的吉林老乡兼酒肉朋友、武警系统同事、南昌名不见经传的副处级干部等多人。这些“政治掮客”之所以能在江西官场上蹿下跳,主要因为苏荣身边的多名亲属借助掮客之手,多次插手江西土地、工程项目及干部任免。据法制网报道披露,江西省新干县原副县长刘建军通过认识自称“苏荣外甥”的曹正光搭上苏荣之子苏铁志,刘建军斥巨资为曹正光、苏铁志买豪车,曹正光则帮刘建军成功当上新干县副县长。事实上,这位号称“苏荣外甥”的曹正光也只是苏铁志身边的一名酒肉朋友。苏荣落马后在忏悔录中写道:“正常的同志关系,完全变成了商品交换关系。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

从根本上消灭“政治掮客”存在的土壤

“政治掮客”既是官场的围猎者,更是逐臭者。它像“毒瘤”般寄生于官场,为权钱交易提供隐蔽的温床,同时又借着与权力的暧昧关系繁衍生长,构筑一条腐败生态链。可以说,“政治掮客”实际也成为官场腐败的“推手”。

时至今日,仍有部分领导干部没能树立起正确的政绩观,惯于与“有后台、有背景”的朋友在酒桌上谈笑风生,任由山头主义不断滋长。错误的、带有私欲的出发点,令其不断偏离正确航线,最终被自己一手打造的不良政治生态所反噬。

从本质上看,“政治掮客”主要靠钻体制的空子,找到官员的“软肋”,然后再将其俘虏。因此,要让这路人无利可图,最重要的就是堵住体制漏洞,同时着力于消除官员的“软肋”。

有关部门也要大力加强制度建设,通过让“明规则”全面指导选人用人、预算分配等重要工作,从而缩小“潜规则”的生存空间,以釜底抽薪的方式,消除官员成为商人“围猎”对象的可能。

与此同时,对于山头文化、圈子文化、码头文化的治理同样不能放松。2018年8月,河南曾在全省集中开展为期3个月的整治“帮圈文化”专项排查工作。专项排查工作以治理“酒局圈”为切入点,重点查摆党员干部中是否存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的行为;是否存在经常组织、参与各类“酒局圈”活动的行为;是否存在热衷于拉关系、找门路、套近乎、站队伍,广织关系网络的行为;是否存在投机依靠、趋炎附势,将上级领导当成个人靠山的人身依附行为。

广大干部应该加强学习,从反面案例中汲取教训,提高思想认识,使自己不至于轻易被别有用心之徒的诱惑所俘虏。云南省委党校副校长、省行政学院副院长欧黎明建议:“应该相信组织,不要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寄托在某些能够‘通天’的个人的身上。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央视新闻、澎湃新闻、海运仓内参、法制网、羊城晚报等

栏目主编:秦红 文字编辑:卢晓川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图片编辑:项建英

来源:作者:上官河